|  票务订购  
扫描二维码或搜索灵山景区微信号:  sjlingshan
qq 微博 手机客户端   |     |  注册  |   登录

攻略游记> 石人殿

石人殿

浏览:1633评论:0发表时间:2015/02/09 16:20:35

云纱衣,雾裙裾,含笑的美人静卧千年。灵山七十二峰串簇成秀,自古为道家第三十三福地。山涧幽鸣,古木参天,道观古刹掩映而矗。相传葛洪曾炼丹羽化于此,然此中最具盛名的石人殿供奉的却并非葛仙,而是李老真君。

石人殿,位于灵山石人峰下。每年农历九月初一至初九为庙会之期,此间赶会的人川流不息。来自上饶、玉山、广丰、横峰、德兴、乐平等地的烧香许愿拜佛求签的香客摩肩而至、络绎不绝,行商小贩、卖艺杂耍、测字算命、乞讨布施等三教九流之众也云集于此。逢三六九旺吉日,更是盛况非凡,蔚为大观。赏石人峰及附近南塘峰之自然景秀,览琳琅满目的各色商品杂玩,自是赶庙会之一大乐趣。然顶礼膜拜者的虔诚之色及庙宇上方悠然的袅袅之烟,说明那李老真君乃吸引来客的真源。春节期间,高南峰、华坛山、郑坊、石人、临湖等地的桥灯都要去石人殿“团灯”,以求一年之景运。

此公为何人物也?有何德何能得世人如此景仰?

携此疑问,吾往而探寻之。
                  
2
                 
自临湖沿临石公路(临湖至石人)而上,未至半程,便可见一新修之路横贯而过。此路为煌杉公路(煌固至杉树),经鳌头岭之古道。1958年上德公路(上饶至德兴)相接通车前,由上饶至德兴须经石狮、煌固、鳌头岭、杉树抵郑坊,再经东坞过大安山抵德兴县。

鳌头岭为灵山余脉,山高而险,岭有两峰对立,如牛角相峙,故又名牛头岭,古道贯穿而过,为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要冲,相传,于明时李老真君曾于此狙击一股“长毛”。长毛者,自发的农民起义军,但不乏土匪性质。当时,这股“长毛”攻占上饶县南部,杀人无数,欲经鳌头岭攻往北部。他们沿古道一路前进,并未遭遇拦截。行至岭上,忽而阴风阵阵,天昏地暗,飞沙走石,众军力乏不能前。一片昏暗之中,不见半个军士,只见无数个标有“李”的灯笼在山谷中浮动。在石人殿中,李老真君之神像汗流不止,十二人轮流拭而不止。人皆言,李老真君正力敌“长毛”。后,兵退。当朝封李老真君为“灵山鹰武将军”,后又追清风拾阶而上,两侧郁郁苍苍的山林婆娑起舞。它们该是历史的见证者,然而笃信唯物论的我不想问:果有其事?一个东汉的信州刺史在明朝作战,用马克思主义哲学绝对是解释不通的。但庙中石柱明大学士夏言和郑以伟的题联(“秀水奇山信郡无双福地,护国佑民江南第一神”:“鞠躬而立千秋鹰武气如生,北面而朝万古石人心不朽”)又作何解?

3
                 
继续前行,夹道两侧新插之秧如绿军千支,在艳日下勃勃而生。而其中也时而可见成片蒜苗,那是当地的特产“石人大蒜”。每年庙会,集市上大蒜是少不了的货物,善男信女总要买点带回去。因为,这大蒜可以治病入药。在古时,乐平县农村发生瘟疫。石人村民运去大蒜,窜村兜售,扬言是李老真君点化他来治病救人。而病人食用大蒜后,病愈者众,一时李老真君与石人大蒜身价百倍。

这难免有点用神的幌子骗人的嫌疑,但竟误打误撞给巧解了一场灾难。站在古风尚存的石人“之”字形明街上,我想象着当时人们抢购大蒜的情景。想不到,宗教信仰竟给这穷乡僻壤带来商机无限。望着那有“里街百店”之称的历史痕迹,我心中的疑问又加深了一层。

我希望能在庙宇中找到一些关于李老真君的史料记载,揭开心中的迷团。但在石人殿中,除了几块无甚价值的赠碑,遗迹廖廖。文革的破“四旧”和连番的大火使石人殿的碑刻古建毁灭一空,兴建中的新庙显得过于物质化毫无历史沉淀感。失望之余,我随兴抽了一签,上吉。签云:“仙风吹我下云岭,永结人家香火安。积喜之家有余庆,应教事事护安平。”
                 
4
                 
倚在石人殿侧门,仰望余晖中的石人峰,我毫无兴致。身旁物质气息浓烈的庙宇已让我失望,那被炸毁的石人峰能带给我什么呢?

在文革被炸以前,峰顶有一石孤立,形似一老人端坐,双手抚膝,有颈、有肩、有身躯,无头。关于石人,有一传说:灵山中隐有一孽龙精,欲化江西为海。“石仙大师”受太上老君委派化为一樵夫下凡将其制伏,而后见灵山峻秀便定居于此。他常与李老真君对奕,技逊而输多。久之,心生介隙。一日,言于李老真君:“今三盘定输赢,我输则割头,你输则峰下众生要受三年旱涝之灾。”李老真君知石仙手中有“云雨帽”可呼风唤雨,如任其祸害则后果不堪设想。石仙不敌李老真君,李老真君用剑刃之,头落。第二日,石仙复请之对奕,又输。第三天,石仙再请之对奕。一日复一日,每割一头,便长一头。李老真君忧之,长此以往,必将有一日遗祸百姓。观音测知此事,化为一小鸟飞过点化:“冷水烫颈,冬茅割之!”石仙头落,不复重生,化为一无头石人。其头颅向峰西北滚去,鲜血染红柴草。至今每到深秋,长茅便呈现暗红色,留下“八面灵山七面宝,一面无宝长茅草”之说。为记之,世人在石人殿旁建立一观音阁,而石人殿也遂得名。(以前称为“李将军庙”。)

古老的传说虽然动听,但没有给我任何启发,仅靠这些玄妙的故事能说明什么问题呢?
                  
5
                 
我折回庙中,期冀能从道姑口中索出端倪,然而她们只是乐于给我解签,我心生一念,问:“这庙于屡次被焚,李老真君连自己的家都关照不了,还能佑护众生吗?”

“正因为他忙着右护从生才会无暇顾及自家闪失呀!”

我诧然,这不正是当代人所提倡导的“舍小家,保大家”的精神吗?焦裕禄、孔繁森的名字在我心中跃出。他们不知道焦裕禄、孔繁森,但他们心中有个永不泯灭的李老真君。望着那脸膛峻黑不能言语的真君,我的心豁然开朗:淳朴的人们供奉的是一个为民精神的象征,是一个鞠躬尽瘁的官魂啊!

在回来的路上,我对那些传说故事有了全新的理解,所有的疑问随着清凉的晚风飘向了湛蓝的天空。

全部点评(共0 条)
我要点评
本攻略可以匿名评价(无需登录/注册)   

未登录游客

输入字数超出,请重新输入!0/200